經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隨筆 生活隨筆 心情日記 現代詩歌 古詞風韻 愛情故事 語錄名句 微小說 影評 雜文 佳句
×取消主題

聊齋自志賞讀

發外時間:2019-06-14用戶:流浪者閱讀:59

披蘿帶荔,三閭氏感而為騷;牛鬼蛇神,長爪郎吟而成癖。自鳴天籟,不擇好音,有由然矣。松落落秋螢之火,魑魅爭光;逐逐野馬之塵,魍魎見樂。才非干寶,雅愛搜神;情類黃州,喜人談鬼。聞則命筆,遂以成編。久之,四方同人又以郵筒相寄,因而物以好聚,所積益夥。甚者:人非化外,事或奇于斷發之鄉;睫在眼前,怪有過于飛頭之邦。遄飛逸興,狂固難辭;永托曠懷,癡且不諱。展如之人,得勿向我胡盧耶?然五爺衢頭,或涉濫聽;而三生石上,頗悟前因。放縱之言,有未可概以人廢者。松懸弧時,先大人夢一病瘠瞿曇偏袒入室,藥膏如錢,圓粘乳際。寤而松生,果符墨志。且也,少羸多病,長命不猶。門庭之凄寂,則冷淡如僧;筆墨之耕耘,則蕭條似缽。每搔頭自念,勿亦面壁人果吾前身耶?蓋有漏根因,未結人天之果;而隨風蕩墮,竟成藩溷之花。茫茫六道,何可謂無其理哉!獨是子夜熒熒,燈昏欲蕊;蕭齋瑟瑟,案冷疑冰。集腋為裘,妄續幽冥之錄;浮白載筆,僅成孤憤之書。寄托如此,亦足悲矣!嗟乎!驚霜寒雀,抱樹無溫;吊月秋蟲,偎欄自熱。知我者,其在青林黑塞間乎!
康熙己未春日   柳泉自題


蒲松齡,這是一個大可憐人。家居山東淄博,字留仙,一字劍臣,號柳泉居士。以上文字是他先生為聊齋志異寫的序言。

披蘿帶荔,三閭氏感而為騷;牛鬼蛇神,長爪郎吟而成癖。自鳴天籟,不擇好音,有由然矣。

三閭氏,指屈原。三閭大夫是楚邦的官職名稱,掌管祭祀兼及屈姓、景姓、昭姓三族雜事,為閑職。被排擠出中央決策層以后屈原官居這個職務。屈原作離騷,領起楚辭,其中山鬼篇第一句就是,若有人兮山之阿,披薜荔兮帶女蘿。長爪郎指李賀。李商隱為李賀作小傳,有“長吉細瘦,通眉,長指爪”的話,于時已有長爪郎作為李賀別稱的事情了,這個是典型的外號。牛鬼蛇神語出杜牧,他為李賀詩集作序,其中有語狀繪李賀詩句,言道:鯨呿鰲擲,牛鬼蛇神,不足為之虛荒誕幻。天籟,語出莊子,齊物論中道南郭子綦有言:汝聞人籟而未聞地籟,汝聞地籟而不聞天籟夫!顯然,天籟是哲學層面的一個引喻,自然的簫聲屬于地籟,人的本真會有發聲訴求,是否合于天籟意謂在于是否契合天地妙旨人生真諦。去追尋莊子所指,或依從道家所宣示,往往煙波浩渺莫得適從。而況作家心中凄苦,根源恰在沒有價值的認同。談狐說鬼論神仙,有幾分清楚它的虛妄?不會少,而且永遠存在。無論所謂的大道還是實際顯達成就活過的意義,說遙天窮盡及黃泉,是處茫茫尋不見,苦盡則命隨之,沒有超脫希望了。所以這個天籟是自己的個性,自己的心聲,因而才有自鳴一說。
這樣看此句是講:
山鬼觸發屈原由衷的感傷,狀其披蘿帶荔寫進詩篇;李賀上進無門吟詠成癖,虛荒誕幻光怪陸離,筆下心聲有牛鬼蛇神之喻。舉凡此屬情志所托不平則鳴,天心不可測天籟不能得,遂傾注本真長歌當哭是誠一己之天籟。這種發聲舉世以為異類,則索性慨然任之,不迎合認可不獻媚權達,之所以如此個中是有他們理由的,此類自古已然。

松,落落秋螢之火,魑魅爭光;逐逐野馬之塵,魍魎見樂。才非干寶,雅愛搜神;情類黃州,喜人談鬼。
松,自指,說我蒲松齡。秋螢之火,應該是用典。孤陋寡聞不詳其確指。有駱賓王《秋螢》詩意境蒼涼,與此暗合。當然不用典此言也極美極其貼合文意。魑魅爭光是典故,出裴啟的《語林》,那里講嵇康中夜燭下撫琴,遇一鬼怪于側諦聽,言道我恥與魑魅爭光,隨即將燭火吹滅。野馬之塵,典出莊子逍遙游,那里說“野馬也,塵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魍魎見樂,所謂鬼樂窮,典出《南史·劉粹傳》。說劉粹同族有個劉伯龍的人,自幼貧賤,成年后雖官至武陵太守,而貧窶尤甚。某夜輾轉而起,向把左右手下人叫來,商量經商或者找個什么法子脫貧。卻見到一個鬼怪拍著巴掌大樂。劉伯龍于是有感而發自語道:乃復為鬼所樂也。干寶東晉前期官員,著作《搜神記》,可以說文人而文學家是者。黃州,講蘇軾。東坡烏臺詩案后被貶謫,居官黃州團練副使。談宴之間窮愁不復聊賴,逼迫別人談鬼,講鬼故事,遇到不能說的沒有可說的,就慫恿:你姑妄言之。
那么這一句大致說:
我蒲松齡,微賤生涯直若野馬之塵,只宜給鬼怪嘲樂,不過我不怪它;生平落落不合于時,比似秋螢耀影,剎那流英,能與魑魅分光,何幸如之?非敢比擬干寶的才華,確實偏愛搜尋神話,想東坡謫居黃州,那一種為世所棄自娛自樂的情懷,不期而遇,世事不可說,何妨談鬼?

聞則命筆,遂以成編。久之,四方同人又以郵筒相寄,因而物以好聚,所積益夥。
聽到這類故事就欣然提筆記錄,于是編輯成書。時間長了,四方有共同興趣的人又郵寄來好多故事,這就是事物憑借喜好聚集的道理吧,我積累了很多這些東西。

甚者:人非化外,事或奇于斷發之鄉;睫在眼前,怪有過于飛頭之邦。
這類記錄煊怪到極致的情形,不近人情。人本來是不可以脫離世俗世界,然而這些故事出奇的怪談超過斷發之鄉的美論;人人都熟知眼見為實,而這里有的故事逾越飛頭之邦那樣子的傳說。
斷發之鄉為用典,應該是出自史記。史記記載吳太伯順承父命避讓弟弟季歷和侄兒姬昌,出走吳越蠻荒之地,斷發紋身,外示自己廢了,不可能成為周王,也無意周王的位子。然而,咱們要注意蒲松齡前頭講“人非化外”,化,王化,開化,文明的意思 。如此則斷發之鄉也就是化外之鄉,文明和世俗可視作一體之多面,這樣看,此言有多層含意,至少其一揭示一個大矛盾,就是化外之鄉文明除外有傳奇,此傳奇則禮讓是也。吳太伯的禮讓,以及后代子孫超級賢者季扎,也是禮讓,是均得到孔子的肯定,于世教中這個是圣賢的故事,是文明的精髓。而此事極具典型性,極耐尋味之處在于以讓邦而成就吳邦、以讓邦而導致覆亡吳邦。蒲松齡稱自己的聊齋亦為“孤憤之作”,擺明與世界無能調和,則此言不有揶揄殆不可索解。飛頭之邦也是用典,這個簡單,晚唐文人段成式的傳奇里講的故事。

遄飛逸興,狂固難辭;永托曠懷,癡且不諱。
此句未見明顯是用典,但因為王勃先用這個詞語,因而好想到滕王閣賦的情懷。而曠懷不是解讀成豁達廣大的情懷,名篇中哪里有曠懷的鍛句,知之甚少,孤陋寡聞哈,但此句正是作家真切心情的外白。他講:激情奔涌不可遏制,說這是狂悖固然難以推脫,把這種文字用來寄托頹放荒疏的情懷,明知會被指責成癡妄,我也無意避諱。

展如之人,得勿向我胡盧耶?然五爺衢頭,或涉濫聽;而三生石上,頗悟前因。放縱之言,有未可概以人廢者。
這個累了,蒲松齡用詩經的句子,要解讀準確難上加難。說詩無達詁,對于詩經的解讀即使名家穿鑿附會在所難免,我輩庸人,理弄頭緒出其真諦幾乎是不可能的。聯系下文,作家應該從朱子解讀,就是以為“展如之人也”作誠實的人講的意思。五父衢,典故,五父衢是街道名稱,左傳有提過,但這個地方像是典出史記或者禮記。因為那里記載孔子是父母野合而生的他,母親非終年輕,而父親早亡,不理解他母親為什么諱言父親的宅兆所在,此且不論依從典籍。到母親去世時候先是停放到五父衢,搜羅信息,以求確證。后來得到指引,遂將父母合葬。三生石,典故。那猜測是用《紅線女》作家,袁郊所著傳奇《甘澤謠》內李源同僧人圓觀的故事,其中有詩言道:三生石上舊精魂,是寫生死循環的怪談。
這一句講:
老成持重的人會不會嘲樂我這些都是奇談怪論沒有依據呢?何必如此執著。那孔圣人五父衢街頭巷陌打聽來的消息,能確保沒遇到虛妄不實之辭嗎?就如李源傳奇所講,也許真有循環,三生石上好悟因果。放縱不羈的論談,其中或者也有不宜因人廢言者。

松懸弧時,先大人夢一病瘠瞿曇偏袒入室,藥膏如錢,圓粘乳際。寤而松生,果符墨志。
這一句最簡單,用典少而且明了。如果刻意追究寓意,或者前生已病,病什么,病錢。這是玩樂了。懸弧,古時家里喜得貴子,門前懸掛彎弓一張,有否屬意男兒將來獵取功名富貴,我是這樣猜的哈。瞿曇從佛教來的,俗間引以為和尚的稱呼。
這句講:
我出生時,父親夢一瘦兮兮貧病交仍的和尚,僧衣偏袒,有膏藥巨細如銅錢,貼在胸乳之際,而進到屋里來。父親此間夢醒則我出生,諦視果有一顆黑痣在那地方。

且也,少羸多病,長命不猶。門庭之凄寂,則冷淡如僧;筆墨之耕耘,則蕭條似缽。
長命不猶,化用詩經《君子于役》“寔命不猶”,沒見其他深意。如僧似缽,承上所言父親的夢而來。實則是扣問命運如此蹇塞,誰為主宰。
這句講:
還有,小時候多病體弱,成年以后命途多舛。門庭凄寂,以無建樹則冷淡可比羅雀之僧門;筆墨的耕耘渺無收獲,一生所學殆無所成,猶如托缽化緣乞食人間。

每搔頭自念,勿亦面壁人果吾前身耶?蓋有漏根因,未結人天之果;而隨風蕩墮,竟成藩溷之花。茫茫六道,何可謂無其理哉!
漏根,當為佛教典故,大致皆從因果談起。面壁人指代僧侶。藩溷之花,是典故,成語飄茵落溷同為一事,出自范縝。此間作家何其矛盾,而這矛盾愈厲害,則痛苦愈深重,乃無解。你說今天蒲松齡的文學地位尊崇不可取代,終究是枉然。他是自負的,他是自卑的,他是期冀的,他更是絕望的。把唯物和循環放一處,中心之苦澀,想望之彷徨,歷歷然若在目前。
這句講:
每每搔首自憐,暗中疑惑,不會真個那僧人就是我的前身吧?全為有漏根因,未得人天之果;命運是這樣如風中問卜,何能擅改育恐育鞫的顛覆,而竟終究落得藩溷之花的歸宿。人生似乎大夢,佛家六道循環說辭窅冥深邃,曲盡妙旨,怎能懷疑它沒有根據?
獨是子夜熒熒,燈昏欲蕊;蕭齋瑟瑟,案冷疑冰。集腋為裘,妄續幽冥之錄;浮白載筆,僅成孤憤之書。寄托如此,亦足悲矣!
唯這星光熒熒的永夜,燭火將已結出燈花,蕭瑟書齋里的我獨憑冷案,冷案覺來如冰;妄圖集腋成裘,神遁于續寫《幽冥錄》,籍酒來麻醉,乘微醺曳筆,寫就這樣的孤憤之書,無非為是有以忘憂,嘆!生命意義寄托于此,亦足為可悲。
這一段中幽冥錄是典故,孤憤也要算典故。前者為劉義慶編輯的志怪小說,而今人們見在都是聊齋志異的風采,其他少有論及,這樣的結果不知蒲留仙可曾想過?后者為韓非子書中的一篇文字名稱。史記老子韓非列傳有言道:悲廉直不容於邪枉之臣,觀往者得失之變,故作孤憤、五蠹、內外儲、說林、說難十余萬言。如果說前面是用典,韻文來講那后面就是用典。但我更傾向于蒲氏在說自己話。

嗟乎!驚霜寒雀,抱樹無溫;吊月秋蟲,偎欄自熱。知我者,其在青林黑塞間乎!
這一篇是念書筆記。驚霜寒雀,抱樹無溫;吊月秋蟲,偎欄自熱,不必翻譯了,只罰默讀三百遍可也。蒲松齡說知吾者其在青林黑塞之間乎,化用杜甫思念李白的詩句,我未能代入的感動。此二人為詩的高峰,蒲氏詩才固然遠所不如,加之當時都不重視小說,不以文學看待,引用這個典故放置驚霜吊月之后,能隱約見出作家自傷中亦且自負,那一種渾無解的糾結。發狂時要仰攀的,自卑襲上心頭則放步醉鄉,至于魂魄兩失,就去文字間尋覓,是為浮白載筆以寫心。
讀唐傳奇后,再回頭看聊齋志異,以為后者文字水平也有所逾越。行文圓潤暢達簡淡而不失華麗;刻畫人物,形神兼備,又往往于景物中描摹而來,能得情形交融文筆可謂妙參化境。惜乎只作鬼狐仙怪之談說!


散文大抵言情敘事,格物明理固在其內。文者紋飾也,所謂文章千古事,如今已經有所淡化;然,佳篇美文,有能夠快人娛己的特質。不邀多么宏大的宗旨,無拒鄙瑣幽微的意象,也是人與文明相互成就而來的幸事,不宜輕忽,甚乃抹殺。這種享用,妙處全在文字連綴之間,工藝,是一種工藝,然精工者殊非幸致。晚學后生才情庸鄙,天地不奪所愛,而欲求申達一身感悟,特加紋飾,不真心誦讀經典篇章,則無疑徒興臨淵之嘆而諱論結網之功,斯亦殆哉。
分享到:
發外評論(文明上網,友善發言,匿名評論無需登錄,已登錄用戶可直接發外)
還可以輸入:400 個字符
評論列外0 條評論
暫無評論!
網站首頁|關于本站|聯系咱們|網站輿圖|常見問題|手機客戶端
安徽快三開獎直播視頻感謝每一位喜歡本站的人,歡迎將本站分享給你的朋友!最溫暖的文字記錄站 ─ 安徽快三開獎直播視頻!文學交流群:
本站部分實質來源于互聯網,若無意侵犯您的權利,請聯系咱們實時刪除
蜀ICP備14019085號 Copyright ? 2015 安徽快三開獎直播視頻 www.dlmblzx.com 版權一切
投稿
分享
導航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