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隨筆 生活隨筆 心情日記 現代詩歌 古詞風韻 愛情故事 語錄名句 微小說 影評 雜文 佳句
×取消主題

白茶花的浮生慢遞

發外時間:2016-08-17用戶:文字君閱讀:759
    窗外的陽光很好,聽話地在陽臺上畫出一條條平行線,光線柔和溫暖,像剪影了初生嬰兒的無憂樂容。清翠的藤蔓枝枝蔓蔓地纏繞著白色的窗臺柵欄,刺痛了柵欄的枝針沒心沒肺地劃破了欄上的白色皮膚,淡藍色的粉刷墻上用白色的油漆噴上了“浮生慢遞”四個大字。
    這是坐落在L市一個偏僻角落的小店,店面不過十平方米。固然小,但里面的布置卻極為溫馨。淡金色的燈光就如同窗外的陽光,晶瑩剔透地折射著來往客人琉璃般閃亮的瞳孔,紅色的香格里拉地毯吐著鮮紅的張揚,鬼魅嫵媚如彼岸兩旁的曼陀沙華。粉色的墻上拉起了多數條鋼絲線,上面用輕巧的小夾子夾上了多數過客留在這里的明睞回憶。
    顧卿開這個小店已經有五年了,每天來的客流量并不算多。她也不驕不躁,每天靜靜地早起開店,和著清晨露珠殘晞的氣息給窗外的白茶花澆水。開水煮沸后,放在水壺里靜靜地等水溫微微沉淀,在泡上一杯速溶咖啡,濃濃的香味縈繞在整個店里。顧卿淺淺地品著咖啡,在鍵盤上銘刻顧卿安浮塵世的翩然時光。
    她同往常一樣,在窗臺邊上給盛開的白茶花澆水,一大簇一大簇的白茶花在這個咋暖還寒的三月如冬月里的煙花般絢麗奪目地綻開。層層疊疊的白色花瓣輕輕軟軟的,就像嬰兒的柔荑,每一片似乎都浸透著淡茶的香氣,它們一層一層地護著懷里的小花瓣,柔嫩的花心就像躲在母親懷里的寶寶。成片地看去,一朵朵白云落在了扁舟上,一串串棉花糖跳到了薄荷片上。她淡淡地樂了,目光遙遠而迷離,眼眸間已染上了時光的舊顏色。多年前的下午,也是這樣靜好的時光,清秀的白茶花墜落在他的手上,他的手白皙修長,她覺得就像她在電視上看到的鋼琴師的手。
    “你好”是個清朗的女孩聲響。顧卿轉過身,淺樂,“你好。”“我,我想寄存信件,年底的十仲春再寄出,可以嗎?”女孩坐在古色的沙發上,低著頭不愿意正視顧卿。顧卿點頷首,“可以,在咱們這里,你可以隨意訂寄出的時間。”“那,那地點呢?是不是也可以隨意?”女孩瞪大了眼睛,眼睛透露著慌張與期待,墨色的眼底掩不住的是一種叫悲傷的情感。那一剎那,時空似乎扭曲了,記憶如海藻瘋狂地蔓延進顧卿的心里——她看到了兩年的自己。“郵件的寄出最終還是要靠郵政,我也不能主宰。”顧卿的語氣很輕,像漂浮在天邊的云,平淡無痕。女孩明顯很失望,她垂下了腦袋,手里緊緊攥著一封信件,指間已經發白,聲響也開始顫抖,“那,這封信,呵,可能是無法寄出去了。”顧卿看了看信上的地址,心被狠狠地刺痛了,一口血氣堵在胸口,呼吸的頻率再也無法安定,一切的堅強在那一瞬間傾城轟蹋,她死死掐著椅子的扶手,沒有涓滴疼痛的感覺,樂著對女孩說,“這個地方,我會親自助你寄。”
    七年前的下午,顧卿在教學樓前的長廊上背著歷史,搖搖晃晃的時光溫柔了年少青春。鄰班門前的白茶花奪走了她的注意力,她半蹲在成堆的白茶花旁,用指間小心翼翼地觸碰著那剛開的生命,清風在耳旁成了一曲輕柔的歲月曲,寧靜安好。婆娑過后的聲響,是花朵墜落的哭泣,她來不足去捕捉那過早夭折的花朵,只見一只修長的手接住了早逝的白茶花。那小小的白茶花安分地睡在他的手心,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安詳。“它怎么那么早就凋謝了?”少年揉揉顧卿的頭發,“因為它太喜歡顧巨細姐了,所以想要顧小姐帶它走。”顧卿抑制住嘴角的樂意,和普天下陷入青春愛戀而又嘴硬的女孩子一樣,“顏珩,你再亂說話!”
    顧卿叫嚷聲的結果是,兩個人被老師發現。老師判定為兩人亂摘學校花草,讓兩人在東風鼓起的三月在教室門前罰站。格子窗簾翻動著暖色的氣息,麥浪涌動般卷起來金色的歲月,大理石板上的光亮投影一高一低安安穩穩地立在教室門前,天空中浮動的塵埃每一處都沁入年少的呼吸。“顧卿,”少年的聲響悠悠地從她頭頂傳來,“你喜歡白茶花嗎?”顧卿絞動著衣角,“覺得很好看,你不覺得嗎?”她抬起頭,對上那如水清澈的栗色眸子。她想,青春的悸動也就這般了,見著你覺得高興歡喜,那就行了。“覺得。”少年的樂容清清淺淺,在顧卿的心里就像小時候回到鄉下奶奶家看到滿山煙雨籠罩,聽山澗淙淙流水,青雨空蒙在重重疊嶂間彈奏著自然的舞曲那般恬靜舒適的感覺。
    那個名叫顏珩的少年,曾騎著自行車載著顧卿從極陡的山坡上滑下來,顧卿大聲地樂著,抱著少年的腰,青春的歲月隨著她的白色報童帽飛到了天邊。他帶著顧卿跑到老師沒有關好門的辦公室里面去自習吹空調,被老師發現,把兩個人狠狠批評一頓后,關在“小黑屋”里寫檢討。他自己用軟軟的白絮緞做成一朵栩栩如生的白茶花悄悄放進她的筆筒中……現在的顧卿回憶起那段陽光肆意普照的青春日子里,密密縫進血肉中的針線都刻上了“顏珩”的名字。
    顧卿看著女孩剛剛留下的信,上面的地址用玄色的水性筆寫著“L市晨露區禾山路152號”。那是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地址。
    五年前的她,獲得了出邦留學的機會。她想在年初的時候讓郵局把自己寫的信寄到這個地方。她怕這封信到不了他的身邊,她親自找了郵政局里的工作人員問能不能親手交到把信交到他的身邊。工作人員看了地址,問了細節后很遺憾地拒絕了她。那個時候的她,為了這封信能夠交到他的身邊,撕掉了拉斯維加斯的錄取通知書,只是,為了一封信。后來,她在L市的這個角落開了這樣的一家店,她不僅僅是想為自己寄上思念,更想為和她一樣的人寄上那盛開在心里的白茶花。
    很多人為她感到遺憾,但她從不為自己所做的感到后悔。盛夏的花開得很燦爛,白茶花卻在這灼熱的耀眼下丟失了生命的歷程。誰都有年少輕狂的時候,那是一種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的勇敢無畏,卻是舊時光里自己最引以為傲的追趕。
    顧卿起身,把女孩的信封好口,放進了待寄的箱子里。窗外的風吹過,翻起了顧卿茶桌前的地址盤問目錄書,頁碼呼呼地吹拂著,拍打著嘩啦啦的悲傷。在那L市中的多數個地址里,女孩的信郵寄的地址也在上面記錄著,那是靈魂沉寂的地方,湮沒了推到城墻的眼淚,書里清楚地記錄著——L市月山義冢晨露區禾山路152號。
    顧卿趴在桌子上,從抽屜里拿出一張信紙,信紙的邊緣上印著白色的白茶花,素雅干凈。她想,好久沒有和顏珩寫信了,今天要告訴他,有一個女孩和自己一樣呢。又怎么會一樣呢,自己可以親手把信交給你,而她卻不
    能。想想,還是自己幸福,想著想著,倦意爬上了顧卿的腦子,她伏在桌子上,呼吸著桌旁淡淡的茶花味,鼻子很酸,眼角輕輕閉上,眼淚滴落了信紙,滾燙的淚水,模糊了紙上雋秀的字體。抽屜還沒有關上,那里面除了數不清的白茶花圖案信紙,只有一份舊報紙。
    報紙已經很久了,紙腳邊微微有些泛黃也已經有了褶皺的印子,上面的日期是五年前的八月,那個極度燥熱的盛夏。報紙中翻在上面的那塊版面,報道了當時震驚L市的一則新聞。當年L市的一輛公交車上發生爆炸事件,車上的20余人無一人還生。公交車爆炸后的場面定格在了報紙上,支離破碎的場面是一把利刀,把顧卿的青春一刀一刀割出一道道血痕,她的盛夏,伴著她最愛的白茶花,凋謝在那場孤寂的季節里,一切的一切,就此結束了。
    ---- 本文來源于網絡 / 愛生活、愛文字(安徽快三開獎直播視頻 www.dlmblzx.com)
分享到:
發外評論(文明上網,友善發言,匿名評論無需登錄,已登錄用戶可直接發外)
還可以輸入:400 個字符
評論列外2 條評論
落亭2019-06-15 20:38回復
喜歡?
落亭2019-06-15 20:38回復
喜歡?
網站首頁|關于本站|聯系咱們|網站輿圖|常見問題|手機客戶端
安徽快三開獎直播視頻感謝每一位喜歡本站的人,歡迎將本站分享給你的朋友!最溫暖的文字記錄站 ─ 安徽快三開獎直播視頻!文學交流群:
本站部分實質來源于互聯網,若無意侵犯您的權利,請聯系咱們實時刪除
蜀ICP備14019085號 Copyright ? 2015 安徽快三開獎直播視頻 www.dlmblzx.com 版權一切
投稿
分享
導航
手機版